欄目導航

首頁 ? 研究成果研究成果

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的訴苦教育

曾克林

2016-04-16 08:59:50| 發布者: admin| 查看: 13219|來自: 遼沈戰役紀念館

  一九四六年初,國民黨反動派在“和談”、“停戰”等煙幕下,利用美機、美艦和火車,繼續向東北大量增兵,全力擴大反革命內戰。二月,他們捍然撕毀了國共簽訂的《停戰協定》,揚言東北不在停戰范圍之內,向東北解放區瘋狂進攻,妄圖在三個月一舉消滅我軍,獨占東北。東北解放區的廣大軍民,進行了英勇的自衛還擊作戰。我們東北民主聯軍遼東軍區(以后改為南滿軍區)第三縱隊在中共中央東北局和南滿分局正確領導下,在南滿軍區陳云、肖勁光、肖華、程世才、羅舜初、莫文驊等指揮下,從一九四六年二月開始,歷經保衛遼陽、本溪、四平、通化等戰斗,以及“四保臨江”等戰役,打破了優勢敵人的猖狂進攻,鞏固和擴大了南滿根據地,接著又參加了偉大的戰略決戰――遼沈、平津戰役,并向江南進軍,直插海南島。三年解放戰爭中,三縱隊打了許多硬仗、惡仗、大仗,成為一支威震敵膽的英雄部隊。這支部隊之所以有戰斗力,除了黨的堅強領導、嚴格的紀律、緊密的團結外,還有重要的一條,就是運用了政治建軍的武器,進行以階級教育為主的訴苦運動,從而激發了廣大指戰員的革命斗志,使他們為窮苦人民的翻身解放,為建立新中國而英勇作戰。

  一九四六年一月,進軍東北的冀熱遼八路軍部隊和山東解放軍合編,組成遼東軍區,肖華任司令員兼政委,江華為第二政委,程世才、曾克林為副司令員,羅舜初為副司令員兼參謀長,謝甫生、沙克為副參謀長,莫文驊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唐凱為副政委兼政治部副主任。遼東軍區下轄三、四兩個縱隊及安東軍區、和遼南軍區。從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到一九四八年八月,我在三縱隊擔任司令員,劉西元任政委,曾國華任副司令員;三縱隊下轄七師、八師、九師。七師師長鄧岳,政委李伯秋,政治部主任李政;八師師長左葉,副師長楊樹元,政委劉光濤,政治部主任何英;九師師長寧賢文,副師長徐國夫,政委譚開云,政治部主任鄭為之。我記得訴苦教育是在三縱七師開始的。一九四六年上半年,三縱隊和兄弟部隊一起,先后參加保衛遼陽、本溪、四平等戰役。特別是在沙林子戰斗中,擊潰國民黨新編第六軍二十二師一個團,在遼中擊潰一個團,殲滅一個完整營,在海城大石橋消滅敵第六十軍一八四師兩個團,爭取一個團起義。在保衛本溪時,部隊打了二十二天,使敵人傷亡七千多人;在新開嶺戰斗中,消滅敵第五十二軍二十五師。在殲滅敵人一部分有生力量之后,縱隊相繼退出這些城市,奉命到遼東、通化一帶集結,準備保衛通化、臨江、長白地區,堅持南滿斗爭。從四平抗退開始,部隊連續二十多個晝夜行軍、作戰和搶構工事,十分疲勞。加上物資供應不足,生活極其艱苦,在嚴酷的形勢面前,廣大指戰員堅信黨的領導,克服困難,勇敢戰斗。但少數同志卻經不起考驗,有的幻想和平,厭倦艱苦的戰爭生活,有的存在地域觀念,不愿在東北堅持斗爭。在東北新入伍的人員中,有些人存在正統觀念,少數人沾染有兵痞流氓習氣,有的連隊紀律渙散,甚至還出現逃亡離隊現象。因此,如何鞏固部隊,加強紀律、提高戰斗力,是擺在各級領導面前的一個嚴重問題,也是政治工作面臨的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一九四六年七月下旬,部隊在柳河整訓時,七師召開了連以上政工干部會議,專門討論了以上問題,并提出要用階級斗爭的學說來教育部隊。會上,師政治部提出了“誰養活誰”、“為誰當兵、為誰打仗”等十幾道討論題,組織部隊進行討論。七師二十團三營機槍連在進行“誰養活誰”的討論中非常熱烈。一次,副班長任紀貞用他父親給地主干了一輩子活,最后累得吐血,臨死時想喝碗小米粥地主都不給的事實,控訴了地主階級的罪惡,使在場的同志都受到了教育。教導員馮愷及時抓住這個事例,向全營各連作了介紹和推廣。三營九連也開始了訴苦教育。九連是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由本溪煤礦工人(其中部分是被日軍俘虜的八路軍人員和解放區群眾,部分是被俘的國民黨軍官兵)組建的連隊,全連二百二十九人。由于連隊大部分是新兵,加上成份復雜,連隊思想混亂。指導員趙緒珍從一九四六年秋開始,用本連戰士的苦難家史進行階級教育,采取吐苦水、算苦帳、挖苦根的方法教育啟發戰士的思想覺悟。有一次,部隊住新濱縣魚亮子村時,他用貧農房東老大娘的一件破棉襖給連隊上課,進行實物教育,講明地主、資本家為什么富,窮人為什么窮,揭示剝削階級的本質。他還組織連隊參觀地主家和窮人家的吃穿住情況,進行階級對比教育。該連隊有一名戰士房天靜,十六歲就被國民黨抓丁到東北,其父在家被地主逼債身亡,其母到東北來找他時,途中因生活所迫賣掉兩個弟弟,好不容易找到本溪,母子倆隔著鐵絲網沒有能講上幾句話就被迫分離,其母仇疾交加,不久也死去。當談到這段經歷時,房天靜一頭哭倒在指導員懷里,一邊哭一邊檢討自己,決心為母親報仇,堅決跟著共產黨走。此后,他在全連大會上訴苦,給大家以深刻的教育,當場就有三名戰士主動上臺倒苦水,檢討自己的忘本思想。解放戰士李東山邊哭邊說:“我和房天靜有一樣的苦難家史,一定要牢記血淚深仇,不消滅國民黨反動派死不瞑目!”訴苦教育提高了階級覺悟。房天靜在一九四七年一月的一保臨江的熱水河子戰斗中,單人獨槍沖入敵陣殲敵一個班,俘敵五人,成為全縱隊第一個記特等功的戰士,縱隊贈給他“孤膽英雄”稱號。當縱隊領導接見時問他:“你為什么這樣勇敢?”房天靜回答:“首長,我擦亮了眼睛,認清了敵人,要為父母和窮人報仇啊!”訴苦教育也使九連由一個成份復雜、思想混亂、紀律渙散、戰斗力差的連隊,變成一個團結鞏固、戰斗力很強的連隊。

  房天靜和九連這個典型一經發現,引起了縱隊各級領導的重視。三營副教導員張廉明,二十團政委胡寅和政治處主任宋登華都到九連幫助總結經驗。一九四七年二月,一保臨江戰役后,縱隊領導經過研究,決定宣傳九連和房天靜的事跡。于是縱隊政治部和師、團一起,派出郭辛、王暖、魏永祐等同志及宣傳隊深入部隊采訪,并以房天靜的事跡為題材,創作了歌劇《復仇立功》,到部隊演出。當戰士們看到劇中房天靜遭受的苦難時,大家都同情地流下了眼淚,有的喊:“房天靜的苦就是自己的苦。冤有主、債有根,血債要用血來還”。有的高呼“為窮人求解放”,“打倒蔣介石!”一時階級感情大變。接著,縱隊在七師二十團進行訴苦教育試點,推廣九連的訴苦經驗。在一九四七年一至四月份的二保臨江至四保臨江戰斗期間,縱隊將訴苦教育逐步推向其它部隊。

  根據九連的經驗,各師團的訴苦教育一般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倒苦水”,第二階段是“挖苦根”,第三階段是開展“殺敵立功”運動?!暗箍嗨本褪翘栒儆须A級苦、民族恨的干部戰士以親身經歷向大家訴說,一般由苦大仇深的人作訴苦典型,然后發動群眾普遍訴苦。于是,有的訴階級壓迫之苦,有的訴民族壓迫之苦,有的解放戰士訴被國民黨抓壯丁、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之苦?!巴诳喔本褪窃诘沽丝嗨?解決苦從何來的問題。沒有訴苦前,有的戰士相信鬼神,相信天命;通過挖苦根,找到了階級壓迫的根源,使他們認識到自己、親人及所有的窮人之所以受壓迫、受剝削,過著悲慘的生活,完全是帝國主義的侵略,地主階級、官僚買辦資產階級以及封建勢力的反動統治造成的。同時認識到要報仇、要雪恨,不打倒國民黨蔣介石,不消滅國民黨軍,就沒有出路。從而使戰士懂得了為誰當兵、為誰打仗、為什么當兵和為什么打仗這樣的根本問題,找到了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和方向。通過倒苦水,挖苦根,又很自然地把階級仇恨化作實際行動:戰士們紛紛磨拳擦掌,決心為自己的苦、為親人的苦、為階級的苦而刻苦練兵,在戰斗中復仇立功勇猛殺敵,把訴苦運動變成了立功運動。

  在二保臨江的戰斗中,七師二十團六連連克七個山頭,八連創造了連續殲滅敵人一個連,其中俘敵五十二名的光輝范例;二連王永太戰斗組俘敵六十二名,繳槍三十多支,全縱隊取得了殲敵三千九百余人的勝利。在三保臨江中,八師二十二團四連與敵激烈戰斗,二班長周恒農擊斃敵第一百九十五師少將師長何世雄,帶領全班俘敵一百二十余名。八師二十二團三連在與敵反復爭奪八九六高地中,殲敵一百四十余名,榮獲遼東軍區首長表彰,被記集體大功一次。全縱隊在該次戰役中共殲敵一萬余人。在四保臨江中,三縱七、八、九師和四縱副司令員韓先楚率領的十師一起,在十小時內殲滅美械嫡系一個師一個團,并擊潰一個師;七師十九團九連俘虜敵團長以下三千余人,被記特功一次。在一至四次保衛臨江戰斗中,三縱隊和四縱隊及遼寧、遼南、安東的幾個獨立師和李紅光支隊密切配合,協同作戰,消滅和擊潰了新一軍、新六軍第一二五師、第十三軍、第五十二軍和第六軍等蔣介石的嫡系及雜牌部隊;共殲敵三萬七千余人。繼戰斗英雄房天靜后,又涌現出了戰斗英雄王永太、任繼貞,無敵英雄周恒農,獨膽戰斗英雄高英富(九師二十五團一連班長),戰斗英雄吳欽剛(九師二十五團一連二排長),獨膽英雄陳樹棠(八師二十二團八連一排副排長)等一千五百多名戰斗功臣。這些先進連隊和英雄人物,絕大多數是由訴苦教育搞得好的單位和訴苦典型中產生的。特別是經過訴苦教育提高了階級覺悟的九連干部戰士,在四次保衛臨江的戰斗中斗志昂揚,團結一致,英勇頑強,克服了戰斗頻繁、天氣嚴寒、供應不足等困難,勝利完成了任務,半數以上同志立了功,出現了房天靜、侯成安、王福民等著名的英雄模范人物。四保臨江前,三縱、四縱各有兩萬余人;四保臨江后,每個縱隊發展到四萬多人,縱隊部配備有炮兵團、警衛營、通訊隊、偵察連,每個師部配備有十六門山炮的炮兵營以及警衛連、通訊連,如此等等。

  一九四七年四月十五日至五月十二日,我三縱隊奉命進駐柳河地區進行休整。在此期間,各師總結了四保臨江的經驗,召開慶功祝捷大會,同時號召把開展訴苦教育同復仇立功運動結合起來??v隊政治部介紹了房天靜、王永太、周恒農、陳樹棠、高英富等英雄人物經過訴苦教育后殺敵立功的事跡。同時在慶功大會上突出宣傳了王永太。王永太原是本溪煤礦工人,日本投降后參了軍,他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迅速成長為一名堅強的戰士和光榮共產黨員。在四次保衛臨江的多次戰斗中,他沖入敵群,孤膽奮戰,只身俘敵九十余人,被縱隊授予“戰斗英雄”。柳河一位老大娘,把一只多次未被國民黨軍隊掠走的大公雞贈給王永太,以表示對英雄的愛戴。大會一致通過了關于“開展學習王永太運動”的決議。南滿軍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莫文驊參加了會議,他在大會上就三縱隊的訴苦教育、立功運動、學習王永太問題作了指示。這次會議,進一步推動了三縱隊的訴苦教育和立功運動。在此期間,縱隊還召開了宣傳工作會議,七師宣傳科長呂村夫介紹了七師訴苦教育經驗??v隊政治部發出通知,要求再次普遍進行訴苦教育,提出凡未進行教育的解放戰士都要進行,已進行教育的單位要選擇新的典型進行訴苦,于是全縱隊又掀起了一次訴苦復仇立功運動的高潮。在一九四七年五月十三日至七月二日的夏季攻勢中,三縱隊根據“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的作戰原則,在三源鋪殲敵新一軍第一百零一師一個完整團,接著在孤山又殲敵五個營。全縱共殲敵一萬三千九百余人,解放了西豐、東豐、西安、山城鎮、梅河口;又配合四縱消滅敵軍一個師,切斷了沈吉線,打通了南、北滿的聯系。經過訴苦教育后的干部戰士,不怕犧牲,不怕疲勞和連續作戰,在立功運動的推動下又涌現出著名戰斗英雄連一個、特功連一個、爆破英雄兩名、戰斗英雄五名和一大批戰斗功臣。

  一九四七年七月,三縱隊奉命進至西安地區(今吉林省遼源市)休整,在總結夏季攻勢作戰經驗的基礎上,認真貫徹東北民主聯軍發出的《關于土地改革的政治教育》指示??v隊領導認真分析了當時部隊的思想狀況,認為一部分同志是經過抗日戰爭時期考驗的,但對土地改革的新形勢認識不足;另一部分同志是解放區的翻身農民和城市青年入伍的,他們在部隊發揮了應有的作用,但對革命斗爭任務的長期性和艱苦性思想準備不夠;再一部分是解放戰士(指國民黨軍起義、投誠或被俘的官兵)經過政治教育轉變較快,但受國民黨反動宣傳的影響,正統觀念較深,對我黨我軍的政策缺乏認識,因而階級觀念模糊,對土地改革運動不夠理解。為此,縱隊決定,將土改教育同開展訴苦教育結合起來,并于七月中旬召開了縱隊政工會議,研究了從階級教育入手搞好土地政策學習的措施。根據縱隊的統一部署和要求,再次重點推廣了七師二十團九連開展訴苦教育建設連隊的經驗,并把部隊訴苦與地方群眾訴苦結合起來:或派干部戰士參加當地群眾的訴苦大會,或邀請苦大仇深的貧雇農到部隊訴苦,使大家進一步認清了“天下烏鴉一般黑,關里關外的地主老財對窮人都同恨?!痹V到傷心處時,臺上臺下都流下了眼淚,全場響起:“老鄉們的苦就是我們的苦,你們的仇就是我們的仇”?!拔覀円欢ㄒ麥鐕顸h軍,替你們報仇,保衛你們翻身!”等口號。此外,還發動剝削階級家庭出身的干部戰士揭露舊社會、舊軍隊壓迫人民的罪行,自覺地站到勞動大眾一邊,把千仇萬恨都集中在蔣介石國民黨身上。在訴苦的基礎上,各部隊組織干部戰士學習土改政策,采取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方法檢討思想,肅清剝削階級的反動意識,端正消滅封建勢力的認識,樹立起堅強的階級觀念。

  訴苦教育的深入發展,對部隊建設起了巨大的推動作用:一是極大地提高了干部戰士的政治覺悟和勝利信心,使一些老同志認清了土地改革的新形勢,新入伍的同志樹立了為窮苦人翻身求解放的堅持革命到底的決心。二是加速了一些解放戰士的改造過程,他們表示“過去當的是糊涂兵,打的是糊涂仗,經過訴苦,總算走上了光明之路?!庇械恼f:“想想爹和娘,仇恨變力量,復仇立功打老蔣!”有的還坦白了在偽滿時的犯罪行為,有的揭發國民黨軍的罪行,并表示要拋棄反動立場,為人民服務。通過訴苦,許多解放戰士成了戰斗骨干,有的還入了黨,當了干部。訴苦教育使蔣介石的士兵變成了蔣介石自己的“掘墓人”。三是明確了對土地改革政策的了解,推動了土改的進行??v隊各師均抽調百余名干部組成工作隊,協助地方進行土地改革,工作隊深入農村,運用訴苦經驗,訪貧問苦,迅速打開局面。如七師工作隊協助西豐縣委,在三、五天中,開辟了四十一個自然村的工作,斗地主惡霸一百六十四名,分配土地三萬兩干余畝,廣大農民分到了勝利果實,喜氣洋洋,高呼共產黨萬歲!工作隊在斗爭中也得到了很大鍛煉,出現了一批積極分子和功臣。訴苦典型任紀貞,工作成績顯著,縱隊授予他“農民工作功臣”稱號,南滿軍區通令所屬部隊向他學習。工作隊員還不斷回部隊介紹貧下中農打土豪、斗惡霸、鬧翻身的情況,促進了部隊的訴苦教育。四是訴苦教育進一步促進了轟轟烈烈的軍事大練兵,各部隊充分發揚民主,開展“戰評”“練評”和革命競賽,克服困難,苦練殺敵硬功。許多戰士缺鞋子穿,赤著腳打野外,磨破了腳掌,毫無怨言。全縱隊的戰術技術水平有很大提高,涌現了大批優秀射手。五是訴苦教育大大提高了部隊的戰斗力。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全縱隊共殲敵四萬五千八百余人,涌現出英雄模范和戰斗功臣七千二百多名。六是訴苦大大增強了部隊的整體觀念,政策觀念和組織紀律性都有所加強。七是鍛煉和培養了一大批善于做思想工作的政治干部和基層干部。

  在一年多時間里,三縱隊的訴苦教育取得了基本經驗:一是把典型訴苦與普遍訴苦結合起來。訴苦開始前各單位一般都選擇苦大仇深、政治覺悟較高、且比較老的同志作典型,進行示范訴苦。這些典型訴苦時當哭則哭,當恨則恨,起到了教育全體的作用,然后組織大家普遍回憶舊社會各人遭受的苦難,分排分班進行訴苦,引導大家把苦水倒出來。在普遍訴苦的基礎上,再發現和選擇新的典型,將訴苦推向深入。二是把訴苦教育與政策教育結合起來。訴苦或訴苦之后不進行政策教育,就不能達到弄清戰爭性質,提高全體干部戰士為保衛勝利果實、解放全中國而戰的覺悟目的。因此,在訴苦教育中普遍進行土地政策教育,使大家認識到階級剝削和階級壓迫的罪惡決不是單個地或偶然發生的。一種是壓迫人的人,一種是受人壓迫的人,前者都歸到蔣介石那里,后者都歸到共產黨這里。要報仇要雪恨,就要和共產黨一起干,參加人民自己的軍隊。三是把訴苦教育和階級分析結合起來。階級分析主要是分析地主、富農、中農、貧下中農各階級的基本特點,看工農階級利益的永遠一致性。在訴苦和階級分析中,干部戰士普遍聯系自己。如工農出身的干部戰士,著重反省忘本思想與封建社會遺留下來的“命定”思想。中農以上階級成份出身的干部戰士,著重檢查地主封建思想,清洗各種動搖的、調和的、糊涂的觀念,決心從封建勢力壓迫下,從剝削階級的影響下解放出來。被我軍解放的戰士,反省同人民軍隊兩條心和動搖妥協思想,決心為自己報仇、為窮人服務,真心從思想上入伍。四是把訴苦教育與戰斗動員結合起來。就是在訴苦教育中進行戰斗動員,在戰斗動員時進行訴苦教育。訴苦后,干部戰士階級覺悟提高了,戰爭的性質認清了,因而堅決要求殺敵復仇,殺敵立功。這種階級覺醒的思想基礎,自然的給立功運動帶來了新面貌,消除可能出現的單純個人立功和個人英雄主義等偏差。

  三縱隊的訴苦教育得到了上級首長和領導機關的充分肯定。一九四七年六月,南滿軍區在通化召開師以上的軍政干部會議,七師政治部主任李政匯報了開展立功運動的經驗,三縱宣傳部長湯從列就三縱隊訴苦教育的情況、訴苦教育對部隊建設的巨大作用、訴苦教育與立功運動的關系等問題作了匯報。南滿軍區首長陳云、肖勁光、肖華等都給予了肯定?!哆|東日報》和軍區《戰士報》對三縱隊的訴苦運動經驗進行了報道。軍區政治部作出決定,首先在南滿軍區部隊推廣。同年八月,東北民主聯軍總部在哈爾濱開會,總結夏季攻勢經驗,部署新的作戰任務。莫文驊同志在會上介紹了三縱隊的訴苦教育;在同時召開的民主聯軍宣傳工作會議上,湯從列同志也作了訴苦經驗的介紹。民主聯軍羅榮桓政委又予以肯定。八月二十七日,東北日報發表了《部隊教育的方向》的社論,指出三縱隊的訴苦教育的全過程,在部隊教育工作中是一個具有極其重大意義的創造。這個創造主要解決了部隊教育的兩個問題:第一個是部隊教育當前的主要內容應該是什么;第二個是如何進行部隊教育。社論根據三縱隊訴苦的實踐指出,由于第三次國內戰爭是由中國的大資產階級的總代表國民黨一小撮挑起的,因而當前部隊教育的基本內容應當是階級教育。而進行這種教育的方法絕不能用抽象的說教來提高群眾的覺悟,而應該用群眾自己的經驗來教育自己,通過訴苦說明當前極其復雜的階級關系和戰爭性質,把個人仇恨與階級仇恨、個人要求與集體要求、個人利益與階級利益緊緊結合起來,以明白個人在這個戰爭中的應有地位和作用。

  東北民主聯軍總政治部(東總)在哈爾濱召開會議后,于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將三縱隊的訴苦教育及進行土改教育的情況,向中央軍委做了報告。毛主席非常重視這個經驗,對報告全文逐字逐句作了修改,爾后批發全軍推廣。一九四八年三月七日,毛主席在《評西北大捷兼論解放軍的新式整軍運動》一文中指出:“人民解放軍用訴苦和三查方法進行了新式整軍運動,將使自己無敵于天下?!贝撕?三縱隊又堅決貫徹黨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更廣泛深入地開展訴苦教育運動。進行三查三整的新式整軍運動,大大提高了部隊的軍政素質。在一九四八年的秋季攻勢中,收復開原,截斷長沈路,殲滅九十三軍一一六師。在冬季攻勢中遠途奔襲沈陽西北之公主屯,血戰文家臺,殲敵新五軍萬余人,活捉軍長陳林達。接著攻四平、打錦州,參加遼沈決戰,打了一個又一個勝仗。


亚洲国产精品第一页_亚洲国产精品成_亚洲国产精品不卡2021_亚洲国产精品sss在线观看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